快眼看书 - 科幻小说 - 长平长平在线阅读 - 第117章 濩泽城

第117章 濩泽城

        泽父道:“吾亦为将军所擒,岂独二兄哉!”那张兄犹自摇头。另一名病人道:“吾虽不及战兄,愿与将军角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看了看他,问道:“兄何称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道:“此间皆呼吾为良伯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道:“良伯非吾敌也,角之恐伤。”回身叫来一人,道:“是子亦擅角力,可为良伯敌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良伯怒道:“将军何欺人甚矣,曾不肯一赐教乎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无奈,只得扎起下襟,走下场内,拱手道:“请赐教!兄之力大,吾不敢不全力相扑,或有所误!”

        良伯道:“死不悔也!”即如泰山压顶般猛扑过来。蒙骜稍侧身,抬腿一扫,把良伯扫倒在地。全场发出一阵惊呼!

        蒙骜住手后退,等良伯爬起来。良伯再次猛扑,蒙骜仍然数准其步数,侧身一个扫腿,再次将良伯扫倒在地。良伯第三次爬起来,这次他不敢再猛扑了,而是稳扎稳打地向前步步紧逼,蒙骜见其逼近,略略后退;良伯一步步逼迫过来,左手拳猛地向蒙骜的太阳穴砸去,紧跟着右拳一记黑虎掏心;蒙骜连连后退,让良伯两拳落空,却待其两拳打空,稍一愣神的空当,一个跃步进前,一拳击中其脖颈,良伯再次倒地。这一次由于被击中要害,倒地时完全没有保护,头部重重磕在地上,顿时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吓坏了,一拥而上,连呼带喊,良伯缓缓睁开眼,感觉头昏目眩,挣扎了几下,也起不来。只得再次闭上眼道:“吾败矣,无可辩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泽父安慰道:“彼战兄亦只一招即服,汝能承三招,无憾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良伯挣扎而起,至蒙骜前伏拜道:“既败矣,一任将军处置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道:“汝当静卧,以凉水敷头,少时即愈,无害也!”亲自扶良伯躺下,撕下一块衣襟让人到河里用水浸湿,回来敷在良伯的头上。过了片刻,待湿布热了,再用凉水打湿,重新敷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一人问道:“将军从何习角力,其技绝若此也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道:“吾出士家,家承庠学,得射御之道,战阵之策。长而失怙,落于草莽,旦夕搏命,不敢稍懈。与虎狼争食,与狐兔争穴,乃得此身。终念此身不可与草本同朽,乃应齐技击,中选而习之。然日与人较技,非以伤人,即以人伤,终非了局,遂西入于陶,应秦募,署为郡守,乃得与诸兄相会于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人道:“吾等本良户,偶一失足,遂成盗贼,无日不思复为良民!将军既出身草莽,必为吾等谋,若欲复归猎户,当以何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道:“兄既有此问,必闻泽父之言也。弟半生年历,堪为兄说。秦律依功授爵,正诸兄离草莽之正道也。从军,得一首级则免罪,得二级而献则赎一家人;再得,则依律授爵,可得田宅,并复一人。复归良民,及高大门庭,非从秦律而无他途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道:“将军幼从庠学,习兵法战略,又有力,善技击,富贵与兄如拾芥耳!弟等微庶,素不闻教,但以力为衣食。何得为兄比也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道:“兄等日与禽兽搏,身手便捷,又复善射,此即立功之本也。与禽兽搏,与人搏,孰愈?但与禽兽搏而胜者,岂惧人哉?彼士卒皆农人也,非谙习战事,但凭血气也。以兄等之技,胜之何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道:“濩泽邑民,皆农户也。耕余则习战阵,非吾等所能及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道:“是以必从军也。军中必习战阵,长短相兼,远近相得,左右相宜,闻鼓则进,闻金则退,勇者不可独进,怯者不可独退。进退不如法者皆斩。是以战则必胜,非独赖技艺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道:“吾等皆愚,宁得许多规矩,得勿皆干军法,未战先受斩也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道:“兄若不信,可集于此,但练一时,可战濩泽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,众人来的情绪,立即道:“皆愿试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先让大家试射。他指着河中的一小片陆地道:“先得能射至彼岸者!”自己先发一箭,深深插入对岸的泥土中。然后有几个人过来各射了几箭,有中有不中者。其他人不敢射,或许是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希望。蒙骜让能射远的七个人站在一旁。然后指着水面的一群野鸭道:“有能中其凫者乎?”只有两三个人敢出面射击,并且射中了两只鸭子。蒙骜又选出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蒙骜指着地上的一块大石头,道:“有能负其石者,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用各种方法,蒙骜将这群猎人按技能分成若干队:善射的、善攀援的、力大的、善走的……大约二十多人被挑选出来,蒙骜分别从自己的随从中选出一人作各队的首领,让他们听众随从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,蒙骜让他们依身材高矮列队。排列好后,即命一头一尾者依次出列,高与矮的各二十人,分别列队,其余身材适中者集为一队。这三队,蒙骜也任命了三名随从率领。

        分好队后,蒙骜让随从带领各自的队分别找一个地方演练。

        泽父和战兄二人并没有分配到队伍中,他们到各处行走,观看各队的训练。张兄善射,既远且准,是善射者中的佼佼者。良兄头昏,还没有完全恢复,无法参与到训练之中,只能坐在蒙骜的身边与蒙骜交谈。在蒙骜的引导下,良伯介绍了自己的出生、成长经历,以及最终落草的过程,心中充满不甘。蒙骜又随口问起这群人中其他的事,良伯也尽自己所知做了介绍。出来当盗贼的,几乎没有人会公开自己的经历;就算同处一座山中,也往往不相往来,他们几乎全都是以绰号示人,别人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,更不知道他们的住处。只有同一个猎人队的人,才会相互了解。良伯是个优秀的射手,力气又大,还擅于设套布阱,在周围的猎人中很有威望,参与了多个猎人队,认识的人多,所以可以介绍得比较详细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训练结束,那些人虽然有些气喘吁吁,但个个容光焕发,似乎对自己产生了一定的信心。休息时,大家相互讨论着训练的细节,甚至还在复习各种战术动作。蒙骜看了看天色,决定赶紧吃晚餐,然后出发前往伏击地点。一些猎人跳下河去摸了不少鱼,升起火来烤着吃。蒙骜一行随身带着盐梅,洒在鱼上,更加鲜美。晚餐后,泽父带着两名大汉乘船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夜后,由熟悉道路的几名猎户打头,领着蒙骜的几名随从有前面开路,大队在后面随行。这条道也是一条河谷,两边高山,中间一条河流,两岸芦苇丛生。陌生人到了这里也轻易不会迷路。只是芦苇丛中如果藏了人,一般人发现不了。他们走了半夜,到达一片山口处,向导停了下来,道:“越此山口,即为濩泽!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骜让善于攀援的一队跟着自己上山口,观察濩泽的动静;其他人则在芦苇丛中隐蔽休息。猎户们在四周放了哨位,便清理了地面,各择一地,躺下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蒙骜领着攀援组五人上了山。六个人分成三组,各自爬上一棵大树,观察山下的动静。那名骑坐在树巅的小个子,对蒙骜也能爬上这么高的大树感到十分佩服,一再向蒙骜竖大指。蒙骜道:“山中夜憩,若得一树,可少猛兽袭扰,未可忽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山下寂静一片,天气阴沉,没有月光,但在微光之下仍可望见一条下山的山道蜿蜒通往一处小城。城邑不大,周围建有房舍,显然城民和邑民是分开居住的,只有那些有头有脸的人才有资格住在城里。顺着城邑往下看,一片大湖黑沉沉地铺展在夜幕中,湖边也有几间房舍,大约是渔民的住所。再往远,似乎有一条出水口,但已经看不清楚了。观望了半个时辰,蒙骜打了个呼哨,三组瞭望都下了树,聚到一起,议论各自所看到的情景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。他们决定先返回河边的芦苇丛中,休息一夜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天亮后,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,这为升火做饭带来了困难。猎户们也跳入水中,摸了鱼生吃。由于有蒙骜等人带来的盐梅,大家吃得还比较开心。蒙骜吃了一条生鱼,仍然按原来的决定,带着攀援组重新上山,观察濩泽的动静。这一次,他们从早上出去,一直到太阳西下才返回。雨时停进下,雨停后,立即就有大太阳,他们的衣服也是时干时湿。在太阳出来时,可以望见濩泽水往山下流淌的情形,那也是一片山间洼地,虽然两边的山不高,但也足以约束着河流曲折蜿蜒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军在少水-濩泽交汇处的军营,距离濩泽城不过四十里。那里出现驻军曾经一度引起濩泽的惊恐。但濩泽派出全都奉上酒肉后,秦军好文抚慰,说只要濩泽不下山侵扰,他们决不会上山。濩泽城内虽然将信将疑,但毕竟不可能长期闭城备战,而且以濩泽一座小城,如果不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,长期来看,也不可能抵抗这支强大的军队。因此濩泽在不久后重新开城,但也加强了对少水方向的警戒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